弗赖堡vs勒沃库森
QQ留言 設計服務咨詢熱線:13163766347    
當前位置:首頁 > 關于我們 > 設計專欄 > 正文

人民政協報:制造業轉型升級 工業設計要先行

作者:嘉蘭圖設計來源:互聯網瀏覽:105時間:2016-10-13 14:40:58字體:[ ]

人民政協報:制造業轉型升級 工業設計要先行

要實現質量強國、制造強國,中國首先要成為工業設計強國,成為自主創新設計強國。同樣,要改造傳統產業,實現升級換代,工業設計也要先行。

近日,蘋果7發行再次受到追捧,在蘋果手機的背后我們看到的是喜歡電子設備的喬布斯通過把技術、藝術和生活方式成功地結合在一起后,從而成就了世界一流的電子公司,改變了人們的生活。

事實上,目前國內的一些企業和產品已經通過設計創新改變了面貌,但目前無論從企業自身介紹、媒體關注上來看,大部分還是將更多的注意力放在了“研發”、“技術創新”、“商業模式”、“創意成果”上,而不提“設計”這個關鍵詞。

今年的國務院政府工作報告中提出,要加快建設質量強國、制造強國。在中國制造業轉型升級的重要時期,工業設計這個轉變經濟發展方式的“重要抓手”已經開始發揮重要的作用,并理應受到重視。

從戰略高度上重視工業設計

Android操作系統在2016年第一季的全球市場占有率悄然爬升到了近8成,根據凱度移動的調查,新增用戶多被其越來越賞心悅目的操作系統而折服;而谷歌早在2014年就開始嘗試改變,收購了僅有兩人的Appetas設計公司,來加強自身產品的設計感;2015年年底,印度馬恒達集團以總價2800萬美元的價格,收購了曾為法拉利、瑪莎拉蒂等多款超級跑車設計車型的著名設計公司賓尼法利納76.06%的股權。

不僅僅是國外,國內的各大巨頭企業也開始意識到設計的重要性。據本報記者了解,在聯手建立阿里巴巴的“十八羅漢”中,花名“蓬萊大仙”的盛一飛就出身于設計界,阿里巴巴公司的標志Smile“a”也是出自他手;小米公司的聯合創始人中也有兩位是設計師出身。

而就在剛剛落下帷幕的2016北京國際設計周上,可以喝的書,一款專為視障人士設計的觸覺腕表、水槽洗碗機等紛紛亮相2016北京國際設計周展覽。這些產品不僅贏得了設計大獎,同時也引來了市場與資本的關注。據悉,水槽洗碗機以每月增長400%以上的銷量大幅度提升;參賽作品“水馬凈水器”在賽后也完成兩輪融資,市場估值過億元人民幣。毋庸置疑,工業設計已經在防止企業效益下滑、工業增速下降,提升制造業轉型升級過程中受到關注并開始發揮作用。

“當前的供給和消費需求已經出現了新的特點,已經從過去不同消費領域的橫向拓展更多地演變成同一產業領域的縱向升級。工業設計作為創新驅動發展的主力軍,能有效推動產品結構優化、創新服務方式、提升產品競爭力,提高供給體系的質量和效率,引領消費需求,對于推動我國產業邁向中高端是一種必然路徑,我們要從戰略高度上重視工業設計。”中國工業設計協會會長劉寧在接受本報記者采訪時表示。

全國政協委員、深圳市設計與藝術聯盟主席任克雷也指出,要實現質量強國、制造強國,中國首先要成為工業設計強國,成為自主創新設計強國。同樣,要改造傳統產業,實現升級換代,工業設計也要先行。工業設計創新能力與科技創新能力一樣,代表著國家的工業發展水平,是工業發展的關鍵環節和核心競爭力。

用工業設計評價和引導技術創新

既然工業設計在制造業轉型升級過程中地位如此重要,那么工業設計的本質是什么?如何提升工業設計水平并使其在制造業升級中發揮真正的作用?對此,被譽為“中國工業設計之父”的清華大學美術學院責任教授、博士生導師柳冠中在接受本報記者采訪時表示,工業設計最大的本質是既能生產又能銷售,還能回收再利用。

柳冠中認為,區別于以往的一個工匠師傅從頭做到尾,機器化大生產實現了大批量生產,讓產品可以進入到千家萬戶。而在機器化大生產中就產生了分工,分工出現誤差怎么辦,拼不起來怎么辦,所以就需要在生產產品之前做好“事前設計”,這就產生了工業設計,有了圖紙。而圖紙就是命令,所有工序必須嚴格依據圖紙進行操作,一個工業設計師必須通盤考慮制造、流通、使用、回收的全過程。

但在柳冠中看來,中國還不是真正意義上的制造大國,而是加工型大國,因為所謂“制”就意味著規范、標準、工藝、設備和流水線,而在機器化大生產中最能體驗“制”的特點就是圖紙,但我國很多工廠的圖紙都是從國外引進的,我們很多還停留在“造”上。同時中國的工業設計本應是一個集成的系統工程,對企業發展起基礎性深遠影響,但目前更多是追求款式更時尚、外觀更酷,主要任務變成了快速銷貨,而一旦過時,就會造成商品大量的積壓。“我認為,形成過度營銷和企業轉型之困的‘癥結’就在于忽視了工業設計的基礎價值。”

同時當下還存在一個誤區,很多人認為設計的作用就是簡單地做一個外觀、一個界面、一個海報,提供包裝視覺。但正如設計師出身的太火鳥創始人雷海波對本報記者表示,事實上,工業設計是一整套商業邏輯的思考,是如何通過設計的視角去挖掘消費者的需求,并利用現有的技術來滿足消費者不斷變化的需求從而降低成本,并不是一味地追求“黑科技”。

“消費者的有些需求是不用技術解決的,往往通過用戶體驗就可以解決,但中國制造企業很多沒有這個意識,仍在不斷追求技術創新、商業模式創新而忽略了設計創新的作用,應發揮設計創新的驅動作用。”雷海波強調說。

“光靠技術創新是有難度的,沒有幾年幾十年是不行的,商業模式能賺錢但第二年別人模仿了你的模式,你的優勢也就不存在了,我們應用設計去整合科技創新和商業模式。設計絕對不是最后一道工序,不是產品出來后的簡單包裝,其實設計是從最開始提出這個提案時就發揮作用的,設計要評價技術、引導技術。應是設計提出參數,技術來攻關,不能只是為了技術而去做技術創新,那樣只是一種噱頭,因為技術創新的產品最終也是要為人們所用,為老百姓服務。”柳冠中對記者說。

中國工業設計需要優質土壤

所謂中國目前是加工型大國而不是制造強國,在“制”上缺乏創新而多是“拿來主義”,也源于中國設計師沒有將水平有效地發揮,或者說是真正地實現。對此,作為設計師出身并長期與設計師們走在一起的雷海波很有感觸。目前中國大學在校設計專業的學生人數已超過計算機專業成為第一大專業。同時,近年來,中國的工業設計師在全球的幾個頂尖設計獎項中也頻頻得獎。此外,聯想還獲得了之前只有寶馬和三星等公司才能拿到的“紅點年度最佳設計團隊獎”。“可以說,目前中國的設計師水平在國際上不說是最好,也可以稱得上是頂尖。”雷海波表示。

那為何中國的設計師整體力量看似偏弱,也并沒有在各個行業引起足夠的重視?雷海波認為其中一個原因就是設計師創業者還沒有成為主力。他說了這樣一個事實,如耐克等公司的CEO都是設計師出身,但在中國除了小米和阿里巴巴的合伙人里有設計師出身的以外,目前重量級公司的CEO幾乎沒有,我們需要為設計師提供一個創業的平臺。“當下,如拿手機舉例,屏幕已夠大,CPU的速度也夠快了,在技術創新上似乎已沒有太大提升的空間,或者差異越來越小,那么往往就需要有設計思維的創始人在設計上更多考慮。相比于技術創新、模式創新,設計創新往往更能夠以一種低成本的方式實現升級。”

據了解,太火鳥已經投資孵化了近20個設計師擔任CEO的科技創業項目,目前這些設計師創業的公司的總估值在20億元人民幣左右,根據公開的數據,大概獲得了2億元人民幣左右的風險投資。在制造業轉型升級過程中,設計師正在用另一個角度參與和助力。

此外,深圳市設計聯合會副會長兼秘書長劉振在接受本報記者采訪時表示,還應為工業設計師提供一個寬松利于專心做設計的環境。一方面國家和地方應給予相應的政策扶持;另一方面可以發揮一些行業協會和平臺的作用,抓住市場的規律,用市場化的手段來解決設計師專注做設計的后顧之憂,如通過平臺進行協調,讓企業專心做銷售,設計師隨時提供設計更新,在不收設計費的情況下可參與產品的市場分紅,這樣就可以增加設計師的收入,同時也讓設計師參與到市場中去,為設計師專心做設計提供穩定的支持,有利于設計水平的提高。

人民政協報:制造業轉型升級 工業設計要先行

Loading...

Loading...